《黑天鹅》 第五、六章

整个第五、六章都是在介绍黑天鹅产生的两种内在机制:证实谬误和叙述谬误。

第五章的核心点在于讲述认知论的过程,一般都是基于以前的事实,去构建一个对未知的的推论。这个过程,往往是缺乏逻辑必然性的。以一种历史必然的角度去看待,容易被突然出现的黑天鹅所打败。

“推断”是一种人类固有的特性。即使基于准确的事实,我们也可能产生不适当的行为

自动把一种情况转化为另一种情况的,或者从理论转化成实际的状态,是人类本性中令人困扰的特性。这种特性被称为领域特殊性。
我们对一则信息的反应,不是根据他的逻辑特性,而是根据他的环境。

人们能够不费力的在社会环境下解决一个问题,但在他以抽象的逻辑问题形式出现时,却令人不知所措。
解决一个应用通常是简单的,但是解决一个应用背后的理论体系,却不是简单的事情。

NED(no evidence of disease),END(Evidence of Disease)

由于一种我称为无知经验主义的思维方式,我们天生习惯于寻找能够证明我们理论以及我们对世界的理解的例子。
从侧面去看待整个推理的过程,很有可能那些我们称为观察到的事实的部分,甚至都是我们挑选出来的部分。

消极经验主义:我们可以通过负面例子而不是正面证据接近真相。
我们的知识并不能通过一系列证实性的观察结果得到增加。但对一些事情,我持怀疑态度,对另一些事情我却可以确定。这使得观察具有不对成型。大量的信息有时候会毫无意义,而少量信息却具有非凡的意义。
并非所有的信息都同等重要

一个方法论:提出一个(大胆的猜想),并开始寻找证明猜想错误的实例。如 2、4、6这个序列后,可以接什么序列?

题外插入:在前面讲到火鸡10001天的故事的时候有一个论点,对于屠夫来说,他是得利的。也就是一个个体的黑天鹅,对于其他个体来说不一定是。导致黑天鹅事情的根源,是认知层次的不同。

象棋大师考虑的是什么情况下投机性的一步会导致弱势。新手则寻找确认性的走法,而不是证伪性的走法。

知识的核心问题不存在一种叫做证实性证据的东西。
证实是荒谬的?
叙述也是谬误的?

《黑天鹅》第二、三章

第二章讲了作家的故事,其中最为核心关键的一个小论点为:卡车司机看的书,不会是为了给卡车司机写的书。读者蔑视那些谄媚的作者。

这个观点想要揭示的是,用传统的方式去预测一个作家是否会火,本身就是不对的。这种方式无法预测到黑天鹅作家的出现,一个新的方式之所以震撼,就是因为他本身的新。而不是他因循守旧,墨守成规。

第三章的写法很有意思。作者通过举例以及做了一个生动的分类,把世界的事件分成了两个领域,分别起名为极端斯坦,以及平均斯坦。这两个领域引申的推论中,有两个关键点:

  1. 一个个人,怎么去定位自己是想安居乐业于平均斯坦,做一个多少付出多少收获的人,还是定位自己是一个靠突破和颠覆常规,进而获得超预期的回报(也有可能是风险);
  2. 一个人怎么去区分自己的能力百宝箱中,那些是平均斯坦中的能力,哪些是极端斯坦中的能力。平均斯坦中的能力越多,一个人越可能被外部、自己定位所限制。因为他也没法选择,他也无法预料到未来可能发生的异常的事件带来的冲击和影响。极端斯坦中的能力越多,一个人的成长速度将更难以预料。因为这一些极端斯坦的能力,并不是以付出为成本核算的。
  3. 一个人、团队的工作中,哪些是在做平均斯坦的事情,哪些是在做极端斯坦的事情?
  4. 一个人,他具备的各类变量中,社会性的有多少,物理性的有多少?人的智力、体格都是物理性的,很难成倍的增加。但是人的潜力以及情感,是社会性的,可能可以带来巨变(这个结论貌似不是很妥当。逻辑线不清晰)

《黑天鹅》第一章

作者从自己的家乡黎巴嫩的过往开始写起,简述了自己的思考的历程。

历史的发展往往都是事后观察,其背后的运作机制,却经常为人所忽略。置身于历史的洪流中,我们对于未来常抱着一种难以置信的自信,认为我们自己能够看清,预测未来,直到那些未曾经历过的巨大的冲击到来。

作者提出了一个核心的问题观点:问题不在于历史事件的本质,而在于我们,身处事件旋涡之时,以一种什么方式看待这些历史。若我们将历史简单的做分类,历史自身的复杂性就会被降。不考虑不确定性性的来源,对周围世界的任何的简化都可能产生爆炸性的后果。

一个重要的思路:

从证券交易中,我们是无法获得收益的。因为这些金融工具自动的包含了所有可获得的信息。公共信息是无用的,尤其是对商人而言,价格中已经包含了所有的公共信息。数百万人都知道的信息,不会给你提供任何优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