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十而历

十年那么快就过去了。

还很清晰地记得,11年的1月11日,二公寓隔着教化街的饺子馆里,晓巍为我组织了一次生日聚餐。饭桌上,同学们开着各式各样的玩笑,祝贺着我“奔三”快乐。我们畅想着未来10年人生的变化,如谁会先结婚娶上何处的姑娘,谁会创业挣得钱回校宣讲,谁会出国感受异域风景。未来的不可知对于彼时的我们而言,就是一幅摊开了等待染色的画布,充满了期望。白驹过隙间,三十的门槛已来到眼前。

苏轼说,“人生如梦”。每当夜深人静,一个人追溯过往之时,人生确实如梦。那些时而飞影清晰,时而模糊的人、事,翩然而至,稍作停留,随即不见踪影。寂静中剩一人怅然若失。三十岁生日,对于我,是一个在10年前就上好了发条的闹铃,马上就要铃响了——依着我多年赖床的经验,如果说还有比被闹铃叫醒更痛苦的事情,那一定是比闹铃定的时间刚好早起了那么一小会。想再续回前梦,但是那步调沉着,负责的秒针滴滴答答地敲打着耳朵,倒计时着“十,九…”。

美梦不可追的遗憾,往往比失去,更让人难过。

人生与梦,终究还是不一样的。人生的经历只有回望的时候,才能形成线,那一件一件因果串成的线是如梦的。生活不全是梦,梦也不全都是“美”。

过去的十年都发生了什么?我很想事无巨细,一件件都记录下来,然后和朋友们分享。那估计需要十年才能记录完,然后再有十年才能读完。转念一想,我家树苗都不一定对我过往如此之感兴趣,这世上也断断没有到需要开一“赖学”分支的地步。没有观众的演出剧本,还是让他停留在构想阶段吧。

那是不是什么都不说了呢?我又是不愿意的。人生的闹铃一响,我就会成为一个“奔四”的人了,二十来岁的日子,这一辈子注定是不会再经历了,我很是想再以一个“年轻人”的身份,最后忠实地记录下我此时此刻的感受。等到四十之我再回头看,或许也会是一种新的感受。

可以说,此时的我,跟我十年前设想的未来,是全然无一处重合的。奇怪的是,此刻的我是平静不恼的,皆因生命真实之际遇远超我能有之想象。比如,我曾估计要三十好几后才能找到另一半,为此还写了一些“强说愁”的诗词。许是月老不堪忍受我无休无止舞文弄墨了,也就在我20岁那一年,我就遇上了我的秀秀。天性腼腆内敛如我,居然在认识她的第四天就向她表白了,她很果断的拒绝了我。奇迹的是,我们彼此却没因此断了联系,最终还一路坚持走过了整个十年。每当面对面聊起这段过往,当事双方还是会各执一词,纷纷认为自己是“受害者”:初恋既成了对方的唯一,这到底是年少无知的悲哀还是千里一线的幸运,可能还需时日才见分晓了。

林语堂在一篇传记里写了一段过于婚姻的话 “所有的婚姻,都是缔构于天上,进行于地上,完成于离开圣坛之后” 。我和秀秀在离开“圣坛”后,携手走在柴米油盐酱醋茶的生活中,走在南、北差异下的家庭文化冲突里,即便是要平淡生活,都要奋尽全力,更不必说保留热恋时爱情的新鲜了。

我还记得与秀秀在瑞士度蜜月的时候,我们刚抵达卢塞恩预定的旅店里,秀秀像是一个孩子般,在卫生间里玩弄着旅店的智能马桶,结果水直接喷洒出来,把我俩浇了一身。我自是控制不住要发火的,埋怨着一个要当妈妈的人怎么还收不住自己的童心。在吵了一架后,我赌气下了楼,自己寻一片净地去了。但刚一走到一楼开了大门后,我便一阵忐忑:万一我要走了,她生气了怎么办?我这不也是收不住童心在赌气吗?万一她心软出来寻我,结果我不在了又会如何(这个念头被我迅速的否定了,她绝不会来的)?想着想着,鼓鼓囊囊的气球仿佛有个没扎住的口子,慢慢就瘪了。我在旅店门口坐着,看着来往的行人。不一会,秀秀出门了,她居然下来寻我了!?当然高傲如她是肯定不承认的。此时我只能扮演一个父亲的角色,摸摸她的头,牵着她的手,说:都下来了,我们去看看卢塞恩的湖吧。那天傍晚时分的卢塞恩湖游,是我们旅途中最难以忘怀的一段了。我们坐在游艇上,看着太阳一点点的西下,那衬着几羽卷云的湛蓝的天空一点点被夕阳染红,再一点点幻成粉色,最后满天星光。那一刻,我们才体会到什么叫“与美好不期而遇”。

如果说这十年来的爱情之旅中,有什么最大的感想和体会,那么我会选择引用朱自清先生的一句话:爱是一个自我与另一个自我的融合。这个融合的过程,体验不全是美好的,也正是这跨越苦难与挫折的两个自我的融合,才让这份感情弥足珍贵。

这份融合的自我,还有了一个更为具体、现实的承载者——树苗。有了孩子我才懂得为什么虚岁比实岁大一岁:孩子从怀上开始,就是生命了。看着年轻的妈妈肚子一天天大起来,每一天的期盼,都是真实的。等到孩子出生后,我忽地发现,父母给了孩子生命的同时,孩子也给了父母以“生命”。在陪伴他的每一天中,童年仿佛回来了,一切都是新鲜的模样。红橙黄绿蓝靛紫的彩虹,格叽格叽的一休哥,漂浮水盆里的黄鸭子,是树苗的童年,也是我的童年。在给孩子取小名的时候,我的母亲说,要给一些有生命力的名称。最终我们取了“小树苗”这么一个小名。这树苗一天天的笑着、哭着、长大着,我们也以大树的身躯长大着。

每当看着孩子天真的笑着,我就想他或许永远都别长大了为好,这样我就能永远陪着他了。转念一想,我的母亲不也是这么想的吗?在过去的十年间,我无数次的反抗着上一辈对我的期望和铺设的路,我曾经把我的母亲视为“竞争者”:他们这一辈在80年代在深圳拼出房子、家庭,让我们上大学,最终的期望只是让我们回去接着一套两居室的房子?我略显倔强,又带着歉疚的,和秀秀在北京奋斗着。“北漂”是不容易的,然而这终究是我们选的人生与历程。可怜天下父母心,为孩子担忧一辈子。也可怜天下孩子心,为着自强自立而反抗着一辈子。

如果说家庭是一个男人肩上扁担一头挂着的,那么另一头便是工作与社会。北漂是我决定的,但能漂8年之久,确实又是一件预料之外的事了。更何况在流动性如此之高的互联网行业里,我居然在一家以“养老”闻名的公司里,拼了8年。朋友们在私下打趣,你怎么还没走?我也是讪讪一笑,答着快了。实话说,我对我的工作是充满感激的,为着我的领导、同事,一步步的帮着我成长为我如今的模样。

然而也必须坦诚地承认,焦虑感是存在的。尤其是身边萦绕着的是房子,户口,职位,年薪的讨论,又有多少人能够知道自己究竟想要什么呢?

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里,我深陷犹豫中:什么选择是对的?想的越多,就越难受。在繁忙工作与家庭琐事的切换中,身体逐渐亮起了红灯。一位智者说过“我们往往只在容易的和正确的事情里做选择”。我想或许应该有其他的选项吧。为此我请了两个月的假期,一来把身体养好,二来也可以做些自己一直没时间做的事情。8年京城定居,我居然还没有认真的去了解这座城市。我趁着身体允许的情况下,靠着步行,阅读着这座千年古都的大街小巷。应该说,北京作为皇城,不是没有道理的,尤其是秋天的北京,更是有一种独特的韵味。

漫步在深秋的京城里,看着银杏铺满的小巷,我发现,每一段被标记为“好“的,“坏”的,“开心”的,“沮丧”的经历,都是完整人生的一部分。每一段都是supplement(补充,完善),而不是人生的replacement(替代,更换)。人生并没有什么预定的脚本,每一段貌似理所当然的经历,在当时都如此刻看未来一样,充满了uncertainty,充满了anxiety。正如林语堂所说:在人生的戏剧里,最富有智慧与最精明的伶人,对于下一幕的大事如何,也是茫然无知的。但生活的不确定性不正是希望的来源吗?

子曰:三十而立,四十不惑,五十知天命。为此句,我在那二十来岁的年月里,也是反复思索的:三十到底要立什么呢?及至如今,这马上就跨过三十了,才恍然大悟。孔子说这番话的时候,已经到了“随心所欲不逾矩”的阶段了。他站在高处蓦然回首,自是看到那清晰明确的时间节点。然而圣明如他,在二十来岁的时候,怕也没有以三十“立”何物为目标吧。念及于此,我便豁然了:探索与追求,比目标本身更重要,“你做三四月的事,在八九月自有答案”。

写了那么多,感觉已经快可以打住了。纵使世俗意义上的成功离我还是很遥远,心里的富足已可以受用无穷。该收拾收拾,准备站在新的起跑线上了。

三十的钟声如约响起,我按息了跳动着的闹铃,继续前行。

那带着余温的二十的岁月与经历,缓缓流淌汇集着,顺着低处蓄起了一汪清澈见底的湖水,等着在某个月夜,用他的清冽,润朗满载而归的游子的心。

2021年1月11日
北京

卢塞恩的湖畔


在v站上的一些讨论

18年负责团队招聘的时候,曾长时间混迹在V站中。有时候看到一些问题,觉得有意思,值得思考,便也参与讨论。有一些文字如今读来,都很怀疑是否自己写的。最近建设自己的博客,没有什么内容,便想到把里面的一些问题列举出来,并附带自己当时的评论。当时答题或许是为了争胜,也或许就是为了好玩,具体情况确实回忆不起来了。不管怎样,如果读者朋友觉得这些问题有那么一两点值得思考,也可以附带写上大家的想法:

曾经面试怒拒我的人,如今轮到我来面试他,我该怎么面对

我觉得作为面试官,首先要有一个合理、公平的心态来对待每一位求职者——你是作为团队的代表被授权来挑选你们团队的成员的。如果有这样一份经历,觉得对方的态度有问题,不想与其合作,那么就无需为了“报仇”让他过来面试了。

团队的面试官,永远都是代表着企业的形象以及企业的价值观的。如果我站在这样的场景之下,我会如实告诉团队负责人,我不适合担任这个候选人的面试官,并告知原因。如果团队负责人认为这个同学有待挖掘的亮点,那么要么避嫌由其它人负责面试,要么信任我让我去面。要么就不要接待面试。

既然被挑选出来面试了,那么就要区分好“小我”情绪以及“大我”诉求,不要搞混了。

“千里马常有而伯乐不常有”,是因为“人才”的挖掘工作是一件任重而道远的事情。既然出来担任这份工作,就要接受不一样的价值观、能力、态度的存在,优先考虑的是这个人跟团队是否匹配这样一个最为核心的点。

端正好个人心态,既然讨厌这样的人,为什么要去扮演他的角色在他身上找快感?让自己成为自己讨厌的人,并且对团队没有任何好处,还浪费了时间。还不如刷刷帖子写写代码,或者早点下班打打游戏去。


微博的员工待遇如何?

再来说说福利。福利有多种,我个人分类如下:
好公司的福利,可以提供舒适的工作环境,以及附加的小甜点(如零食、饮料无限量,如优质的健身器械等),定期的优惠券、福利卡等等。这个实际上在任何一家盈利能力中等的企业都是很容易做到的。微博目前入职配 mac 笔记本+ 24 寸显示器,办公室硬件条件在一线互联网圈都是很不错的。食堂的问题在罗森、COSTA coffer 咖啡等一系列基建服务引入升级后,也有望得到提升。总体来说,内部工作还是愉快的。

更好点的公司在第一点的基础之上,可以提供更高效的工作制度以及更合理的任务目标,有稳定团结的办公室氛围,让大家每天除了看得到的收益(工资,以及上面第一点的各式好处)外,更能在生活、工作、成长中取得一个平衡。微博在业界被成为“养老”、“不加班”企业,虽然不全面,不客观(写这封软广的人经常特别晚才回家,所以他很希望这是一家“养老企业”),但也说明了这家公司不是一家推崇堆积人力,压榨员工生活的企业。另外,短短 4 年的时间,微博市值翻了 10 多倍,也证明了“效率优先”的团队价值观以及新浪 20 年组织管理经验的优势和长处。

最后,一流的企业提供的福利是,除了上述的“福利”外,大家始终能跟优秀的同事一起工作,一起成长,进而跟随企业、团队获取到更多的“福利”。最重要的“福利条件”永远都是我们自身有能力去追逐以及实现更具有挑战前景的目标。目前我们团队人才梯队均衡,无论是学校背景还是工作经验,无论是技术深度还是业务广度都有充足的人才储备。相互之间的配合、协作流畅自然。碰到问题就事论事,不相互推诿。

当然,“福利好”,不意味着微博就没有加班,就没有各式烦人的问题,而是我们在第二、三点的条件下,有机会跟优秀的同事们一起参与到改变、解决各式问题的机遇当中去。这种福利,还是最为难得的。


未来再哪里?

不要面向短期薪资找工作。

从行业的角度看,互联网薪资高,是因为目前处于热钱涌入的状态:整体的人才储备量、增长量相对于钱涌进的速度慢,所以普遍开的薪资高。这个模式哪天到头是有问号的。另外也存在不少问题,如各行各业都转过来,培训机构一堆,中低部不缺人,缺的是高端的人。你去看看 3-4 年的干产品、工程、算法的也是一堆迷茫的人。

从个人的择业而言,频繁更换赛道的风险大于收益。不能纯用线性的思维来看待你的成长空间。

你现在的核心矛盾点是自身职业规划跟你的经济预期存在矛盾,这个不是更换个方向能够解决的——你在网络这个行业 5 年,你也只是处于这个行业内的人才市场的中部位置——任何市场下,头部人才是不用担心薪资问题的——换了之后从 0 开始。不是不相信你不努力,不聪明,而是这个社会不缺聪明且努力的人。另外,5 年的时间在任何一个行业内都是短的,只不过现在的印钱速度太快了,房子涨的太快了,大家就觉得自己慢了。

两点建议先做做,一是梳理清楚个人的发展预期到底是啥,是经济收入在未来的几年增长到一个什么水平。还是兴趣导向,就是想要做互联网。这个不想清楚,换了还要头疼。
第二点是弄明白你现在的能力、技术积累、人脉积累更适合你往哪个方向迁移——网络技术转销售、施工外包、质量监督管理或者考个华为、思科的网络工程师认证提升自己的专业深度,还是从头开始,洗掉技能点改行。是把自己的行业价值做厚然后往人才头部挤,还是更换个板块快速提升,这个是要根据你的判断、当前能力情况、你的预期综合考量的。

实际上大部分的择业问题都可以借用杨绛先生的话:想的太多,看的太少。输入不够,就想要大输出。


为什么不能让外卖小哥走客梯?

这个事情应该从为什么有货梯以及为什么有客梯出发来讨论。

客梯,顾名思义,是服务于“客”,核心用途是人的运输。自己买的,自己带回家没有任何异议。因为是以运“人”为主,东西是随着人带上去的。东西洒了,环境脏了本身有物业费用。

货梯,是服务于“货”的,核心用途是“货物”的上行下通。人在其中扮演的是推动者的角色。快递员送东西本来就是属于“货”的范畴,无论这个东西是吃的还是用的。

出现这种区分度核心点我认为并不是阶级属性导致,而是从电梯的运行整体效率来看的——卸货、上货不会一下就完事。外卖员也不会只单独送一楼。如果货、客两混,会影响电梯的整体效率。另外破窗理论下,外卖走客梯会导致客梯的维护成本会急剧增加(很多其它的送货的会跟着上来)。当然外卖可能洒,影响电梯舒适度也是一个物业管理考量因素。

快递员与保安的矛盾,不是什么阶级矛盾,不要动不动就上升到这种高度。外卖员绕一圈,增加了时间成本,当然会影响到他个人利益——评分、送达率以及体力。而保安不维护规则,导致物业管理质量下降,他也会丢工作。

所以核心矛盾点是在这个特定的物业单元下,送餐成本和物业管理成本的矛盾。实际上每一单外卖的潜在时间成本是不固定的,外卖平台现在是一刀切的做法,这种压力下会转嫁到外卖员身上。而外卖员能转嫁的就是和保安吵一架。大家都不容易。物业也不敢让业主来一楼取。


hr 说如果接下来不去参加其他面试了才给你发 offer。这种情况是拒绝继续面试还是直接收 offer 入职?

很正常,书面 offer 是要走流程审批的。如果给了最后你不来,整个流程的就白费了。人家不想给你当备胎,或者做你骑驴找马的资本。

当然你现在口头承诺下来,你也可以不去。这个口头约束力很低的。

核心关键点还是看你怎么看待这个机会——世界上总会有更好的机会,pilipili 之外还有 bilibili,之外还有 TMD,之外还有 BAT。如果你认可这个职位,觉得对于当前的你,这个位置还不错,就不要再去花时间挑了。如果你就是想要好的,那就拒绝了继续找。

口头承诺虽然没有约束力,但是还是希望大家认真对待自己的承诺。既然做出了,就要有践行的毅力。

“实诚”是当今社会中最难能可贵的品质——但是要那种“遵从你心”、“认真评估”之后的“实诚”,而不是“人云亦云”、“投机取巧”的“实诚”

PS:

越看越觉得当时自己很“直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