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天鹅》第二、三章

第二章讲了作家的故事,其中最为核心关键的一个小论点为:卡车司机看的书,不会是为了给卡车司机写的书。读者蔑视那些谄媚的作者。

这个观点想要揭示的是,用传统的方式去预测一个作家是否会火,本身就是不对的。这种方式无法预测到黑天鹅作家的出现,一个新的方式之所以震撼,就是因为他本身的新。而不是他因循守旧,墨守成规。

第三章的写法很有意思。作者通过举例以及做了一个生动的分类,把世界的事件分成了两个领域,分别起名为极端斯坦,以及平均斯坦。这两个领域引申的推论中,有两个关键点:

  1. 一个个人,怎么去定位自己是想安居乐业于平均斯坦,做一个多少付出多少收获的人,还是定位自己是一个靠突破和颠覆常规,进而获得超预期的回报(也有可能是风险);
  2. 一个人怎么去区分自己的能力百宝箱中,那些是平均斯坦中的能力,哪些是极端斯坦中的能力。平均斯坦中的能力越多,一个人越可能被外部、自己定位所限制。因为他也没法选择,他也无法预料到未来可能发生的异常的事件带来的冲击和影响。极端斯坦中的能力越多,一个人的成长速度将更难以预料。因为这一些极端斯坦的能力,并不是以付出为成本核算的。
  3. 一个人、团队的工作中,哪些是在做平均斯坦的事情,哪些是在做极端斯坦的事情?
  4. 一个人,他具备的各类变量中,社会性的有多少,物理性的有多少?人的智力、体格都是物理性的,很难成倍的增加。但是人的潜力以及情感,是社会性的,可能可以带来巨变(这个结论貌似不是很妥当。逻辑线不清晰)

《黑天鹅》第一章

作者从自己的家乡黎巴嫩的过往开始写起,简述了自己的思考的历程。

历史的发展往往都是事后观察,其背后的运作机制,却经常为人所忽略。置身于历史的洪流中,我们对于未来常抱着一种难以置信的自信,认为我们自己能够看清,预测未来,直到那些未曾经历过的巨大的冲击到来。

作者提出了一个核心的问题观点:问题不在于历史事件的本质,而在于我们,身处事件旋涡之时,以一种什么方式看待这些历史。若我们将历史简单的做分类,历史自身的复杂性就会被降。不考虑不确定性性的来源,对周围世界的任何的简化都可能产生爆炸性的后果。

一个重要的思路:

从证券交易中,我们是无法获得收益的。因为这些金融工具自动的包含了所有可获得的信息。公共信息是无用的,尤其是对商人而言,价格中已经包含了所有的公共信息。数百万人都知道的信息,不会给你提供任何优势。

《混乱》第7章-自动化

自动化系统、高度自治系统的存在,在大大解放人类做重复、高复杂度工作的成本的同时,也引入了新的问题,如自动化失效情况下,没有替代方案将直接带来毁灭性影响。

低成本维护只需,人类有近乎天性的需求和渴望。可以说,近代人类历史上出现的所有的伟大的成就,都是以科技的成长,极大的释放人类的生产力所取得的。

从法航的案例的分析,引出自动化悖论。指出了一个客观存在的事实情况:自动化系统的程度越高,人对系统就越以来,面对异常情况时的反应就会越糟糕。

类似这种科技失效的情形,虽然罕见,但确实存在,当他真的发生了,又该如何应对呢?科技应该帮助人类做出更好的决定,而不是替代人做决定。在任何时候,无论有多依赖自动化系统,或者一个高度成熟的制度,一个负责人都需要考虑到异常随时有可能发生,并且带来巨大的风险隐患。负责人应该有自己的信息接受管道,同时做出一些判断。借助于自动化、制度化的工具、系统来做信息与决策补充。千万不能直接将决策权放掉。

反向的一个思维帮助是在设计一套自动化系统时,应该考虑引入麻烦与随机因素。不要假定一套系统能够解决任何事情。

荷兰交通工程师在考虑如何降低农村的交通事故率时给出的方案值得学习,那就是当要解决一个具体的问题时,不一定要加强直接相关因素,如增加交通信号灯,设置减速带。反而,通过引入不相关因素,如人行道与车行道混,造成局面的复杂化、多样化,可以取得一定的收效。

摘抄

维纳法则:电子设备解决了小麻烦,却制造了大麻烦。
世界是一个凌乱的存在。在一个凌乱的世界里,错误在所难免。自动化系统却要一切井然有序。
整洁有序的数据库很难反映出这个世界的本来面目——凌乱。我们同样没有意识到,在电脑的准确率比人脑高一百倍、工作效率高一百万倍的同时,他出错的概率也在成倍增加。

我们小看了这些科技的威力,它哪里只是将世界分门别类,它分明是在改变世界。

科技应该帮助人类做出更好的决定,而不是代替人做决定。

如果我们期待启程能够判断何时交出控制权,就等于说,我们期待它能清楚地判断自己的局限,知道自己什么时候搞得定,什么时候搞不定。这些问题即便是人类自己都弄不清楚,你还指望电脑。

《混乱》第6章

第六章讲的是监督机制。

要区分目标和标准;
要区分标准单一、复杂;

目标就是目标,设定目标要简单,明确。
但是考核要多样,随机,以避免被检测的系统内部通过不一样的手段、方法来作弊。

这一章核心的两个论点是:

  1. 任何可计量的事物都无法全面反映所设计的真实情况的复杂性。如果我们希望设定一个简单的目标,就能完全把事情解决了,是做不到的。目标制订者如果单纯的只是考量短期收益,以及忽略目标的时效性,那么其设计制定的目标,终将带来偏差。上有对策,再有政策。
  2. 复杂的计量体系,无法完全避免规则利用者。一套渴望完全反映真实世界的标准也是无法存在的。其标准多,考核难度和执行难度就过高。其本身规则的重叠、冲突也难以避免。

对一个体系的评估标准应该多样化,随机化。

这一章的几个示例值得多思考下,如布莱尔的48小时救护车计划。

《混乱 》第五章

第五章主要讲的是在竞争场景中,如何通过认识混乱带来的机遇与风险。

在一个竞争场景中,我们通常都是面对的是另一群人、团队。制造混乱与冲突,不失为一种获取竞争优势的做法。己方与对方都会在混乱的局面当中迷失坐标,承受压力,这时候就考验谁能够更为灵活的在这种特殊的情势之下找到出路。

美国空军上校约翰. 博伊德 提出的OODA循环(observation、orientation、decision、action)四种。常规模式下,各类竞争活动参与方都是采用这样一种工作模式。竞争 优势的获得就看哪一方能够更好地完成这一循环。被打破循环的一方,将逐步处于劣势。如特朗普、隆美尔等,都是将这一策略发挥到极致的人。

在工作场景中,我们怎么落地呢?我们很难控制别人获得的信息,我们也不可能伸手“突袭”别人的团队与工作。

唯一能做的,就是要确保我们自身的这一循环是稳健正常的。也即团队自身即使处于混乱的局面当中,我们自身的OODA循环也要是一个正向的过程。比如人员的情况,外部形势的分析判断等等。晚例会想达成的一个目标或许就是如此。除了dr自己的说教部分,让信息在核心团队中能够持续的流转起来,是很重要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