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读《多余的话》后感

第一次看《多余的话》是在高中,昨晚看着近代史,忽的出现了瞿秋白的名字,便又想起了曾经看过的这篇文章,以及当时对文中各种术语的不理解。上网重新找出《多余的话》,看完后久久不能平息,又上网搜寻瞿秋白生前的故事,对他燃起了崇高的敬意。

一晚上的阅读让我更为了解他的生平,了解到他和杨之华的感情,了解到他和鲁迅的友谊。脑海中不断出现的场景,是一个薄弱的书生,在面临威逼利诱时选择了慷慨赴死,但是这么光辉的选择下,为什么写了一篇看似悲哀,看似惆怅的文章呢?

我不断的想着,那多余的话,到底什么是多余的?他身上的哪一个身份是多余的?

那多余的话,实则讲的是外在的标签,正如某某党的领导人,文人,学者,某某主义者等等身份标签,都是多余的。此刻的他,仅仅是一个人。他文章要做的事情,不是塑造一个共产党人的代表的身份,也不是以共产党的人的身份赴死。国民党抓住的仅仅是一个爱生活,希望国家能够向上走的人,而不是某某党的领导者,更不是中国的共产主义事业。试想,他可以不写一句话就慷慨赴死吗?是可以的。但是他没有,因为他是一个有着自由意志的个人,一个坚定自己选择的人:

  • 他可以选择不说,但是他没有;
  • 他可以选择说”应该的话“——如果真的有”应该的话“,或许已经都写完,说完,做完了——但是他没有;
  • 他可以选择在时代的洪流中安分守己,正如那个时代其他万万人选择的那样,但是他没有;
  • 他可以选择不死,但是他也没有。

他是说出了多余的话,但是他的人,是在他没有说的话中,立起来的;是在那36个春夏秋冬中,与所爱的人,与所爱的事业,与所爱的世界在一起立起来的。

很多人说,他的选择,并不是这个时代最需要他做的,也不是他这个身份(党前最高总书记)应该做的,但这些也不全是一个个人应该考虑的事情呀。如果一个马克思唯物主义者崇尚的历史观是人民的,是唯物的历史观,是反对个人英雄主义的,为什么要把时代的悲观放诸于一个个人的头上呢?时代自有其前进的规律,纵使个人的失败,也是历史,政党的前进。他没有放弃,他走得够远了,选择的够多了。他并没有失败,或者说他作为领导是失败的,但是作为坚定信仰有着自由意志的个人,他是没有失败的:证明一条路不通难道不需要勇气和智慧吗,难道不足以称之为胜利吗?

多余的话,对于其他人来说,确实是多余的。在这一刻,如果有人不理解他的选择,他已经无法去一一解释了;如果有人理解他的选择,他也不需要一一解释了。但是如果话是多余的,失败也是多余的,那么多写一点,多走一趟又何妨呢?

人不知而不愠,不亦君子乎?

人不知我,但若能知我知鲁迅,知托尔斯泰,知世界之美好与光明,

知我知中国的豆腐好吃,

知我知中国未来之可期,

知我长埋一甚好之地,

则何话是多余的?

叹兮,哀兮。

歌兮,尊兮。

愿每个人记住自己的珍贵,记住这个时代的珍贵,记住选择的珍贵,记住自由的珍贵。若如此,则没有什么是多余的。

参考阅读:

《鲁迅杂感选集》序言 https://www.douban.com/group/topic/40853769/

《多余的话》 https://www.douban.com/note/673548290/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