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天鹅》第二、三章

第二章讲了作家的故事,其中最为核心关键的一个小论点为:卡车司机看的书,不会是为了给卡车司机写的书。读者蔑视那些谄媚的作者。

这个观点想要揭示的是,用传统的方式去预测一个作家是否会火,本身就是不对的。这种方式无法预测到黑天鹅作家的出现,一个新的方式之所以震撼,就是因为他本身的新。而不是他因循守旧,墨守成规。

第三章的写法很有意思。作者通过举例以及做了一个生动的分类,把世界的事件分成了两个领域,分别起名为极端斯坦,以及平均斯坦。这两个领域引申的推论中,有两个关键点:

  1. 一个个人,怎么去定位自己是想安居乐业于平均斯坦,做一个多少付出多少收获的人,还是定位自己是一个靠突破和颠覆常规,进而获得超预期的回报(也有可能是风险);
  2. 一个人怎么去区分自己的能力百宝箱中,那些是平均斯坦中的能力,哪些是极端斯坦中的能力。平均斯坦中的能力越多,一个人越可能被外部、自己定位所限制。因为他也没法选择,他也无法预料到未来可能发生的异常的事件带来的冲击和影响。极端斯坦中的能力越多,一个人的成长速度将更难以预料。因为这一些极端斯坦的能力,并不是以付出为成本核算的。
  3. 一个人、团队的工作中,哪些是在做平均斯坦的事情,哪些是在做极端斯坦的事情?
  4. 一个人,他具备的各类变量中,社会性的有多少,物理性的有多少?人的智力、体格都是物理性的,很难成倍的增加。但是人的潜力以及情感,是社会性的,可能可以带来巨变(这个结论貌似不是很妥当。逻辑线不清晰)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